當前位置: 首頁 > 法治工作 > 律師工作
律師工作
福建律師楊生鑫服務高海撥地區“上了癮”
發布時間: 2019-10-21 10:40      來源: 法制日報
【字號:
打印

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韓萍 徐鵬

臉黑、個不高、中等偏瘦身材。如果把楊生鑫放到茫茫人海中,立馬變成路人甲,很難被一眼認出。

然而,就是他,在50多歲的年紀,作出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決定:到西部去,當志愿律師。2017年7月,楊生鑫離開做了26年律師的家鄉福建省三明市,只身來到2500多公里外的四川省木里縣。

有過高原不適、語言不通,也經歷過因為吃辣拉了半個月肚子,但楊生鑫硬是挺了過來。一年下來,他越來越喜歡這份工作,于是第二次、第三次報名參加“1+1”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動。如今,他已在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服務一年三個月。

“母親從小教育我要多做好事,我一直銘記在心。做律師后,看到很多人因為請不起律師輸掉官司,我很痛心,這些都堅定了我做志愿律師的決心,這正是一名律師初心和使命的體現吧。”楊生鑫近日接受《法制日報》記者采訪時說。

再不去就來不及了

2017年年初,楊生鑫看到“1+1”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動招募公告時,心里一陣癢癢。彼時,他53歲,有著不錯的收入,在福建省三明市安安穩穩做了26年律師。

志愿律師的苦楊生鑫早有耳聞。先不說收入斷崖式下降,光是邊遠貧窮、高原不適、語言不通、飲食差異這些環境和生活上的難處,就讓人吃不消。更何況,還要遠離家鄉和親人。

然而,母親“人要多做點好事,積善行德”的諄諄教誨,楊生鑫始終未忘。26年的工作經歷,更讓他深刻認識到律師的重要性:一些案件的當事人,因為請不起律師,導致本來對自己有利的官司輸了,以致發生債臺高筑、家庭離散、子女失學等悲劇。

“為了公平正義,律師有責任幫助困難群體,讓他們實現公平正義。”令楊生鑫欣慰的是,他的這一想法得到家人的大力支持,堅定了他去做志愿律師的決心。

“而且,以我的年齡,如果再不去,就來不及了。”為了不給人生留有遺憾,楊生鑫毫不猶豫地報了名。

得知服務地點是四川省木里縣時,楊生鑫在網上搜索了一下,得知這是個小縣城,海拔2300多米,只有一條主街,人口不多。

從三明市到木里縣,開車距離是2522公里。就是這段路程,楊生鑫花了3天時間,先是坐動車到成都,再做普通列車到西昌,最后坐客車到木里縣。

“這里海拔高,我從沿海過來,還是有些感覺的,入睡難、醒得早。”楊生鑫坦言,剛來的半個月,因為頓頓吃辣,天天拉肚子,都虛脫了,好在慢慢緩了過來。

高質量辦理法援案

展示在記者面前的是楊生鑫寫的兩大本每月工作小結,一本是在木里縣的,一本是在海南州的。

“一方面做好法律援助工作,這是主業;另一方面,圍繞中心服務大局,配合縣司法局走訪貧困戶,開展法治扶貧。”楊生鑫說,除他之外,木里縣只有1名當地律師,群眾對法律服務的需求很大。

從楊生鑫的工作小結可以看出木里縣對律師的渴求:到崗第二天我就接受指派,對一起涉嫌非法持有槍支罪、非法儲存爆炸物罪案的被告人提供法律援助。最終法院采納我的建議,對被告人減輕處罰并適用緩刑。

到崗后的一個多月里,楊生鑫接待法律咨詢30件50人次,接受指派為3件刑事案件的被告人進行辯護,代書5份。

宣傳法律援助制度,參加服務地州級法律援助培訓,辦理法律援助案件……在2017年9月的工作小結中,記者看到,楊生鑫的法律援助工作已經走上正軌。他寫到:我不會因為辦理法律援助案件是無償的就降低辦案質量要求,而是始終將每一起案件質量視同自己的名譽和榮譽,毫不含糊。

日子一天天過去,楊生鑫辦理的法律援助案件越來越多,但辦案質量從未下降。“每當看到當事人打贏了官司,維護了自身權益,我心里別提有多高興了,感覺到自己活得很有意義。”楊生鑫說。

就這樣,一年下來,楊生鑫做志愿律師“上了癮”。于是他又毫不猶豫地報名參加了2018年度的“1+1”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動。

這次,他來到海拔更高的青海省海南州,工作地點是海南州司法局公共法律服務中心。

雖然艱苦但很快樂

有了第一年的工作經歷,在海南州,他適應得很快。

身處青藏高原,盡管身體沒有太大反應,不過這里的干燥讓他有些受不了。“經常是早上醒來后發現鼻子里有血塊。”楊生鑫說。

“在法律援助上,這里跟木里縣有什么區別?”記者問。

“海南州雖然有20多名律師,但地域廣、人口多,還是不夠用,所以很需要律師。從案件上來說,涉及農民工討薪的多些,婚姻家庭類的也不少。”楊生鑫說。

在一起離婚財產糾紛法律援助案件中,入贅的男方和女方因為草場補償款爭執不下,鬧到法院。一審判決男女雙方及兩個子女平等享有補償款,女方不服提起上訴并在二審中申請法律援助,楊生鑫接受指派成為她的援助律師。

“雙方結婚前,女方家的草場承包經營權證在其母親名下,母親去世時雙方已經結婚,經營權證便登記為男方、女方及兩個子女享有。”楊生鑫說,他還是發現了問題,入贅前,男方已經在所在的村子分得了草場,入贅后也沒有退回,按照國家規定,其不能在女方村里再分草場了。

最終,二審法院采納了楊生鑫的意見,進行了改判。

除了做好法律援助案件,楊生鑫還積極從事法律咨詢、法治宣傳、民事調解等工作。在一起村民集體與礦產公司的機械租賃糾紛中,因為國家政策調整,礦產公司的礦地被劃入保護區禁止采礦,但租賃合同未到期,雙方因為支付租金及返還挖掘機等事宜發生爭執,事情拖了一年未能解決。楊生鑫接受指派后,多次做雙方的工作,磨破了嘴皮,最終通過釋法明理,說服雙方達成協議,避免了糾紛升級和群體性事件的發生。

“我很慶幸自己當時的選擇,這份工作雖然艱苦,但我很快樂,憑借法律知識幫助一位又一位群眾維護自身權益,我感到很光榮、很自豪。”兩年多的工作經歷讓楊生鑫感慨萬千。

對于下一步工作,楊生鑫說:“只要有需要,我想一直為高海拔地區服務。”

責任編輯: 朱劍
陕西快乐十分胆拖玩法